番薯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区块链

信息时报四时间窗交汇下周或现转折【CICEE】

时间:2022-11-24 来源网站:番薯财经网

信息时报:四时间窗交汇下周或现转折

信息时报:四时间窗交汇下周或现转折 更新时间:2010-12-20 8:23:16   本周初大盘大幅拉升,但成交量未能有效放大,之后几日形成盘落走势,短期市场将面临方向性选择。

12月14日本周二为笔者以往所介绍的“8”组合日期,结果大盘冲高后受压,周三、周四、周五出现回吐,可见在“8”组合日期大盘形成了一定的转折压力效应。

上证综指上周五下探至2792点触及今年7月2日以来的上升趋势线而止跌反弹,其为7月2日低点2319点与9月20日2573点低点连线,目前位于2820点上下。其为目前多头需要坚守的最后防线,如该上升趋势线跌破,则7月以来的上升趋势改变,后市不排除向今年5月至9月所构筑的头肩底形态颈线位2720点附近区域寻支撑。目前几条市场成本线交汇于2720-2820点区域,为下档支撑区。

经过本周初上涨,沪指到达30日均线上攻乏力,近几日股指始终受压于30日均线。今年10月18日和11月12日两日大盘均放出天量水平下跌,使2950点以上积聚了较大的套牢盘,制约了市场短期多头持续拉升的信心。

随着今年7月2日以来的上升趋势线不断上移,和30日均线的逐渐下移,股指的波动区间日渐收窄,将面临方向性的选择。

深证成指今年7月2日以来的上升趋势线,即7月2日8945点与9月20日11073点两低点连线,11月下旬跌破后反成压力,本周二接近受压,目前其上移至13300点上下。其未上破前仍存在市场风险,宜采取谨慎的操作策略,不宜过分追涨,特别是涨幅较大的个股。

按笔者所著《周期波动节律》一书分析,下周为阶段周期段,12月22日为“冬至”节气,12月23日为“8”组合日期,12月19日是上证综指1990年12月19日历史底部95点以来的20周年,4个时间窗基本交汇下周,为敏感时段,可关注下周会否形成向上或向下的转折选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1:中枢上移 政策拐点决定市场拐点

主持人:中国证券报记者 杨博

嘉宾: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屈宏斌

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 孙驰

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师 王韧

经济走势“前低后高”

中国证券报记者:明年中国经济会呈现出何种走势?“三驾马车”是否动力充足?

屈宏斌:总体来看明年经济增长仍比较平稳,呈现出前低后高的走势,预计一二季度增速在8.5-9%,三四季度在9%。明年经济增长将主要依靠内需拉动,投资方面相比今年会有温和下降,主要体现在新开工项目减少,这是宏观调控和信贷收缩的结果。出口方面仍存在不确定性,但过去两年出口都不是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。

孙驰:明年GDP增速预计应在9.8%左右,整个走势是前低后高,一季度会比较低,此后逐步加速。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是今年经济前高后低,存在基数效应影响,二是明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年,各省市相关规划方案会在二季度左右出台,较大的改革措施也会在下半年陆续增多,因而对经济增速的提升作用在下半年表现的更为明显。

去年、今年一直到明年,整个经济都是以大规模投资推动国内消费为主要拉动力。预计明年经济增长主要还是依靠内需,投资和消费表现会比较强,出口的拉动作用较小。考虑到发达国家经济恢复速度不会很快,加上中国主观调整经济结构的因素影响,未来经济对出口的依赖度会下降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:明年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?

孙驰:有两个方面。一方面是在通胀预期高企的情况下,如果政府对通胀反应过度,特别是信贷政策收得过紧,可能造成投资迅速疲软,引发经济硬着陆风险,这是我们比较担心的。第二是资产泡沫风险。如果资产价格继续上升,不能得到很好控制,资产回报率过高会刺激更多资金进入虚拟经济,对实体经济损害比较大。可以说,决策者正在走钢丝。

屈宏斌:宏观经济无非就是增长和通胀。明年基本上可以说增长无忧,通胀成为最大风险。近期通胀超预期实际上已经提醒决策层关注这个问题,至少明年上半年的政策取向主要是反通胀,这是比较明确的。

王韧:从外部环境看,首先欧美经济明年可能出现反复,会影响到外部需求;第二,如果美国量化宽松继续,会加大中国输入性通胀的压力。从内部看风险体现在两个方面,其一是通胀,但全年来看仍在可控范围内;其二是明年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都有一定下滑的风险,虽然消费增长保持稳定,但汽车、发电和房地产消费会有所回落,由于商品房投资下降,预计投资增速会比今年下降2-3个百分点。

通胀中枢将上移

中国证券报记者:11月CPI增幅意外达到5.1%,这会不会是本轮通胀周期的高点?本轮通胀周期会持续多久?

孙驰:11月份5.1%的增幅会是今年的一个高点,但明年二季度末到三季度可能会突破5.1%,预计明年全年平均在4.5%左右。中国以前的通胀都是食品价格短期波动引起的,如果将食品因素去除,整体通胀率在1-2%之间,是比较低的水平。但未来随着价格改革和收入再分配改革等的深入,非食品部分的通胀会出现趋势性上涨。很难说这轮通胀周期有多长,因为这是上述两个周期的叠加。

预计明年会是通胀长周期的起点。未来中国很难再保持以2%为平均数的通胀水平,很可能提升到3.5%-4%的水平,这将是一个常态水平的提升过程。

王韧:今年底到明年初差不多是通胀的高点,随着通胀预期慢慢见顶回落,通胀在明年春节后会出现明显的回落。预计明年下半年开始通胀会出现系统性的下行,原因一方面在于翘尾因素影响,另一方面就是通胀的环比动量减弱。本轮通胀缺乏供求基本面支撑,在农业并没有大规模减产的情况下,农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的动力会比较弱一点。

未来中国的通胀中枢将出现上升,过去十年2-3%的通胀水平今后会升至3-4%的区间。这主要是因为在最低工资和社会保障制度逐步完善的条件下,必需消费品价格将上涨,从而提高整个供求中枢。中国慢慢会进入一个高价农产品的时代。虽然通胀中枢上调,但不会出现恶性通胀。通胀中枢上调的持续性会很强,5-10年都有可能。

明年初加息频率高

中国证券报记者:在反通胀的压力下,预计明年央行会怎样安排加息的时点和节奏?

孙驰:明年货币政策仍会逐步收紧,预计将有四次加息,第一次可能在三月份。三月份之前继续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概率比较大,预计一季度将有两次存款准备金率提高,接下来每个季度还有一次。不过从市场角度看,即便按照这个节奏进行,感受到的货币环境也不会特别紧。

目前中国经济面临流动性过剩的状态,上调存准金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式,短期还会以这个手段为主。加息可能会释放更明显的信号,但短期效果不会好,另外有价格控制、财政补贴等措施存在,加息也不是唯一选择。

屈宏斌:我建议政府在经济增长无忧的情况下更放手地反通胀。首先,在收缩流动性方面数量工具是更直接有效的手段,是主要手段。另外就是有必要加息,且早比晚好。我认为今年年内还有一次加息,明年年初还有一到两次的温和加息。要考虑的是,在周边利率较低的条件下,加息太快太猛可能导致更多热钱流入,从而抵消政策效果。但加息两到三次,从管理通胀预期的正效果和带来热钱的负效果两方面看,是利大于弊的。决策层动作反应早一点快一点,可以使通胀趋势更早得到遏制,如果到明年年底前能够控制住通胀预期,就不会出现通胀周期更长的担忧。

政策拐点决定市场拐点

中国证券报记者:明年股市会有怎样表现?机会和风险何在?

王韧: 整体来看,在加息担忧缓解和流动性环境重新改善后,明年市场仍将选择上行,市场中枢会上移至3100点。2700-2800点区间构成基本面支撑,高点则可见3800-4000点。

另外,政策拐点将决定市场拐点,明年需要把握两个关键性拐点。首先是在一季度后半段,在通胀动量明显减弱,通胀预期更快向下修正的情况下,政策将从单纯防通胀转向稳增长和稳通胀并行的状态,从而对市场形成正面支撑,这是市场上升的拐点。但明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一个风险拐点,就是美国经济复苏可能比现在观测到的更乐观,美国经济稳定后可能会逐步收紧流动性,会对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形成一次估值冲击。

投资策略方面,我们认为传统的周期股板块明年机会更多,可以说今年10月份的行情就是明年周期股行情的预演。我们重点看好非银行金融类股如保险和券商以及部分地产股,中游看好水泥,成长股方面建议中长期持有精密制造、工业服务、信息技术三类“新周期股”。

屈宏斌:从基本面看,有利好也有利空。利好是,8-9%的经济增速是比较理想的状态,能够为股市提供支撑。但从政策面看,至少在第一季度内,短期应对通胀而采取的措施会对股市情绪带来一定困扰。明年年初通胀高企,反通胀措施出台密度会大于下半年,而如果能够取得效果,通胀在第二季度后开始缓解,大家对通胀的担心会减少。这是明年基本面的一个形势。

11月CPI增幅意外达到5.1%,是否意味着本轮通胀的周期高点已经来临?中国经济明年能否顶住内外压力,继续保持稳健增长?政府会如何应对通胀?对市场将产生何种影响?本期圆桌邀请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、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孙驰和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师王韧,共同探讨明年宏观经济形势和市场走势。

上海正规的装修公司

上海家装排名前十

北京房屋软装设计

家居设计效果图